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研究 >

                  30年后 勃艮第和波爾多等葡萄酒產區或將消失

                  2018-09-26 14:42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最近有關臺風山竹的新聞霸占了各種頭條,“風王”肆虐后的場景也是一片狼藉。

                  今年的臺風是一個接著一個,數量尤其的多。連大名鼎鼎的魔都結界都在半個月內都接連失靈兩次。除了臺風,連續的大暴雨也讓不少地區吃盡了苦頭。上個月,山東壽光和汕頭潮南遭遇了洪水的嚴重侵襲。印度和日本也遭受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今年雨季以來印度洪災造成的死亡人數已超過了1400人。

                  這幾年地球的天氣是越來越讓人摸不著頭腦,連續的夏日高溫,更是讓全世界的人民都熱到懷疑人生。今年夏天,連北極圈內都出現了30度以上的異常高溫,聞所未聞。

                  高溫熱浪侵襲,臺風肆虐,洪水泛濫,地球到底怎么了?事實上,這些極端天氣的頻發都與氣候變暖脫不了干系。根據英國氣候專家的研究,全球氣溫自19世紀以來已經上升大約1°C。可別小瞧這小小的1°C,它能讓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發生翻天覆的變化。曾有報告顯示,如果氣候變暖導致氣溫升高2°C,將造成2.8億人居住的大片陸地被淹沒;而如果升高4°C,則會造成7.6億人因家園被水淹沒而無家可歸。

                  氣候變暖這件事已成為既定的事實,更可怕的是,一些研究預測在2100年之前,地球溫度至少會上升4°C。面對如此棘手的情況,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9月10日緊急呼吁各國用實際行動阻止全球變暖,“如果國際社會不在2020年之前改變方向,將錯失扭轉氣候變化的時機,并將給地球上的人類以及其賴以生存的自然系統帶來災難性后果”。我們已經走到了一個關鍵的節點,如若再不行動,真的會錯過最后補救的機會。

                  近些年極端天氣的頻發讓一些葡萄園也難逃劫數,遭遇天災的酒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葡萄酒世界正在面臨什么?

                  隨著氣溫升高,葡萄的整個生長周期都在不斷提前:溫暖的冬天使得葡萄早早便開始發芽,緊接著開花和采收的日期也會隨之提前。而這些早熟現象會引發一系列的問題,比如:早發芽會增加葡萄遭受霜凍的幾率;生長季節里溫度的升高會導致葡萄成熟過快、花色素降低等問題;成熟期的高溫天氣會讓果實含糖量增加,酸度下降,出現過熟風味,最終酒精度也會越來越高,釀造出平衡的葡萄酒將成為酒農的一大難題。

                  雖然氣候變暖給一些產區帶來的臨時的“喜悅”,炎熱干燥的氣候會大大減少葡萄園里真菌的侵害,尤其是讓人頭疼的霜霉病(Mildiou)。

                  對于那些有早春霜凍的產區,氣候變暖也是福音,上升的溫度大大降低了這些地區霜凍的風險,勃艮第和香檳區這兩年不僅收獲頗豐,質量也是非常優秀。一些像澳大利亞Tasmania這樣寒冷的地區將逐漸變為優質的葡萄酒產區。

                  但恐怕隨著氣候變暖的加速,這些短暫的好處也只能是曇花一現。對于大多數產區來說,麻煩已經來臨了。

                  法國羅納河谷產區行業協會

                  圖片來源:Inter-Rhône

                  這張圖記錄了法國幾個產區(塔維勒,圣埃美隆,阿爾薩斯,香檳,教皇新堡)1950 –2010年間的采收日期。從1980年開始,這幾個產區的采收日期一路向前。僅僅三十年間,葡萄的采收日期就提前了兩周左右!

                  世界各地的葡萄采收日期因氣候變暖不斷地刷新著記錄,處在較高緯度的香檳產區,今年竟從8月18日就開始了采收工作,比往常提早了足足近一個月!

                  30年前,一瓶波爾多梅多克的葡萄酒通常也只有10.4°,非常好的年份會有11°。短短30年,酒精度就上升了3度!一些波爾多右岸的葡萄酒,由于大比例使用梅洛,酒精度已經達到了15.5°。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了朗格多克,美國納帕山谷,澳大利亞等產區。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用不了多久,一瓶葡萄酒的酒精度將會逼近加強酒的酒精度。

                  不僅葡萄的質量和產量會受到氣候變暖的影響,用來生產優質葡萄酒的橡木桶也難逃一劫。升高的二氧化碳水平會大幅度提升橡木的生長速度,影響木材中空隙的數量和大小。同時,木材中的單寧含量也有顯著的下降。隨著氣候變暖,有一天我們將面臨沒有優質細紋橡木桶的窘境。

                  未來會發生什么?

                  1、產區向兩極和高海拔遷移

                  隨著氣候變暖,過去一些不適合種植葡萄的地區,成為了新的葡萄酒產區。比如新西蘭Central Otago和澳洲Tasmania產區,他們曾被認為是不太適宜種植葡萄的區域,如今二者種植面積不斷擴大,而且出產很多高品質的葡萄酒。還有像英格蘭南部也開始種植葡萄。一些財大氣粗的酒莊,像香檳酒莊Taittinger 和Vranken-Pommery就直接在英國買下了土地用以今后生產起泡酒。

                  受高溫威脅的酒農,大多并不愿意背井離鄉。于是他們就地取材,有的選擇將葡萄種植到附近海拔更高的地方;有的試圖改變葡萄園的朝向:將那些朝南的、陽光照射更好的葡萄園遷移到朝向西南或者東北更冷涼的方向。

                  但僅僅只是遷移到附近山坡或者改變葡萄園的朝向也只能解決燃眉之急。因為,所有的預測都表明,全球性的氣候變暖會迫使葡萄酒產區從現今的緯度區域向兩極發展。

                  早在2013年,美國的Lee Hannah教授和她的團隊根據“2050年全球將升溫4°C”的預測,重新繪制了世界葡萄種植版圖。

                  圖中紅色區域將因為過度干旱而消失,綠色部分是還可以繼續種植的產區,而藍色區域則是新的產區。那些最著名的葡萄酒產區,譬如法國的波爾多、勃艮第,意大利的托斯卡納,還有美國的納帕等等,將全數消失。到2050年葡萄園面積減少量的均值將高達68%。作為葡萄酒愛好者,看到這里,我的內心是絕望的,那以后我們還能喝什么?是喝西伯利亞的黑皮諾,還是丹麥的雷司令?

                  但是,有研究人員指出Lee Hannah團隊的研究方法不全面,不具有普遍性,所以預測的結果并不可靠。更可靠的方法應該是細分到各個產區逐一研究,因為每個產區的情況都不相同,涉及到的影響因素也非常復雜。

                  另一個預測是來自GIEC(氣候發展國際專家組)的報告,報告中指出當全球氣溫每上升1攝氏度,氣候范圍將向北移動160km。受氣候變暖影響最大的葡萄酒產區將是:歐洲中部和南部,美國以及澳大利亞。幾乎所有主要的葡萄酒產區全部中槍。

                  INRA(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預測的未來產區變化

                  INRA給出的這張圖預測,隨著氣候變暖加劇,法國南部的氣候將變得和如今的澳大利亞獵人谷一樣;阿爾薩斯、盧瓦爾河和勃艮第的氣候將變成現在的波爾多;而波爾多則會類似波爾圖或者納帕地區的氣候。

                  如果有一天,那些最經典的葡萄酒產區徹底消失:勃艮第不再有黑皮諾,開始走南法成熟風;波爾多的列級莊都開始產加強酒;基昂蒂則搬去德國產酒...當我們最愛的葡萄酒一個個地都不復存在,我們是否還會繼續喜愛葡萄酒,酒農們又該何去何從?

                  2、葡萄品種的變更

                  每個葡萄品種都有自己適合生長的溫度范圍,想要生產優質葡萄酒,首先要保證葡萄的質量。

                  從上圖可以看到,大部分品種的適應溫度區間在2-4°C之間,按照目前氣候變暖的速度,那么各個產區的經典品種將很有可能有一個全新的改變。

                  一些溫暖的產區已經開始選擇多種植相對晚熟的葡萄品種。在波爾多梅洛的種植可能會逐漸減少;南法的一些產區也開始試驗一些古老的的品種,或者一些來自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臘的抗熱性較好的品種。

                  勃艮第也正在進行黑皮諾和霞多麗基因多樣性的特性化研究,以期利用這些品種豐富的多樣性來適應氣候變暖。不同地區的一些生物學家也區開始研究利用不同品種的雜交,以獲得能夠適應環境變化的葡萄品種。除了新品種的研究,還有對環境適應性更強的新型砧木的研究也在同時進行。

                  如果將來某一天,每個產區的代表品種都煥然一新:勃艮第開始種植希拉,巴羅洛生產來自西西里的黑達沃拉,摩澤爾開始釀造桑嬌維塞,甚至還有一些我們從未見過的新型品種,那將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3、種植和釀酒技術的改變

                  一些受到高溫困擾的酒農發現,采用有機種植的方式對保護葡萄園十分有效,比如:盡可能少的修剪枝葉,讓更多的樹葉保護果實不受到太陽的灼燒。還可以在葡萄園種植一些草木,不僅減少水分蒸發,防止土壤過熱,還可以增強土壤的蓄水能力。他們發現使用有機種植的方式,能夠增強葡萄本身的抵抗能力,更好的適應環境變化。

                  夏季的高溫給很多地方造成了嚴重干旱,大部分新世界產區都會對葡萄園進行灌溉。而一些位于法國南部的產區則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因為大部分AOC產區都明令禁止灌溉,但如果不灌溉,酒農們就得眼睜睜地看著葡萄樹一個個因缺水枯死。灌溉了則會丟失認證,增加了成本不說可能還得低價出售。但比起顆粒無收,至少選擇灌溉還能有一線生機。

                  采收季連續的高溫迫使酒莊一大清早就開始采收,甚至有的酒莊不得不在晚上采收。在一些較為炎熱的產區,高溫使得最終成熟的葡萄含糖量升高并且酸度降低。為了保持葡萄酒的平衡,一些釀酒師開始使用降低酒精度和加酸的釀酒技術。

                  而這些人工干預的方式,不僅與AOC的規范條例相違背,也和我們現在追求的“有機”、自然”背道而馳,我們還能夠喝到真正表達“風土”的葡萄酒么?

                  我們能做什么?

                  酒農們和科學家所做的這一切努力,都是基于氣候變暖的速度能得以有效控制的前提。如果最終升高的溫度超出了葡萄的生命極限,恐怕那時困擾我們的,不是我們熱愛的葡萄酒產區的消亡問題,而是人類的生存問題了。

                  歸根結底,我們最需要解決的問題還是如何能夠控制氣候變暖的速度。氣候變化帶來的直接生存威脅,已經不是一件“未來”的事情,應對氣候變化是我們這代人需要面對的最大問題。

                  我們對地球肆無忌憚地使用,已無法改變氣候變化的命運。真正最困難的地方其實在于各個國家之間的攜手合作。而我們可以做的是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方式,盡可能地控制氣候變暖的速度。

                  日常生活的層面,很多點滴的行動也能改變世界的大氣候。比如,在辦公室預備一雙筷子,減少使用一次性筷子;去超市購物自帶環保購物袋;打印時盡可能雙面打印;不要頻繁更換手機;關掉不用的電腦程序;購買節能電器,同時盡量別讓電器處于待機狀態;空調室外機裝在陰涼處或配上遮陽棚;空調冬天溫度調低兩度、夏天調高兩度;隨手關燈;用低溫洗澡水;少開一天車,多選擇綠色出行;多買當季水果蔬菜;多購買本地產品;多選擇棉、麻等自然質地的衣服...

                    關鍵詞:葡萄酒 勃艮第 波爾多  來源:知味葡萄酒雜志  yunwei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關于醬酒黃金時代的四個判斷 你怎么看?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巴黎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