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公司 >

                  青青稞酒2018營收增長4% 財務指標反復修正 業界擔心“沖業績”

                  2019-03-01 08:44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2月28日,青青稞酒(002646.SZ)發布了2018年業績快報,實現營業總收入約為13.74億元,和2017年13.18億元相比,增幅在4%左右;

                  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09億元,成功扭虧。

                  2017年度,青青稞酒對收購中酒時代酒業(北京)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譽約為1.79億元全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9416.43萬元。

                  不含商譽減值因素,青青稞酒2017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519.11萬元。

                  對此,青青稞酒方面在公告中表示,2018年,公司緊扣“扎根青海、拓展西北、布點全國”的營銷戰略,在省內實行多品牌、全價位、全區域產品覆蓋,深耕青海大本營市場;在西北地區實行天佑德品牌產品矩陣, 重點聚焦在零售終端渠道,選擇性開發餐飲渠道;在全國其他不同區域市場堅持單一品牌、核心單品模式,積極調配資源確保核心市場得以穩定、持續發展;加速推進小黑青稞酒全國化市場招商布局,小瓶酒市場開拓初顯成效。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

                  此外,2018年公司著重提升投放精準度和有效性,品牌宣傳費用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受美元匯率變動影響,匯兌收益較上年同期增加。

                  《五谷財經》注意到,2018年10月25日,青青稞酒方面在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中預計,2018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變動區間為7500萬元至9500萬元。

                  但是,2019年1月31日,青青稞酒發布了2018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實現盈利,在0.95億元和1.2億元之間。

                  當時,青青稞酒方面表示,2018年度,強化餐飲、旅游渠道的精準營銷,同時小瓶酒市場開拓初顯成效,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增長3%-5%。

                  有意思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青青稞酒銷售費用約為0.959億元,和2017年同期0.872億元相比,增幅在10%左右。

                  不過,在2018年業績快報中,青青稞酒方面明確指出,品牌宣傳費用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這或許意味著2018年四季度,青青稞酒上下都在“勒緊腰帶過日子”!

                  除此之外,2018年前三季度,青青稞酒實現營業收入不到9.52億元,同比增幅僅為1.75%,遠遠低于同期銷售費用增幅。

                  然而,2018年全年,青青稞酒營業收入同比增幅在4%左右,這說明其2018年第四季度營業收入表現很好。但也引發了業界擔心!

                  “青青稞酒這家企業很有意思,2018年第一季報取消過,后來再度更新,2018年半年度業績預告也做過修正,這全年業績預告也是修正,財務總監還辭職了,讓人摸不著頭腦,”一位證券人士人士告訴《五谷財經》,青青稞酒2018年第四季度存在“沖業績”的可能,不過,具體情況還要等待2018年年度報告,才能一看究竟。

                  業界擔心也不無道理,從近年來看,青青稞酒2018年第四季度貢獻的營業收入高于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但低于第一季度。

                  同時,2017年第四季度,青青稞酒實現營業收入約為3.83億元,和2016年第四季度4.07億元相比,處于下滑態勢。

                  可是,青青稞酒2016年第四季度營業收入約為4.07億元,與2015年第四季度營業收入3.36億元相比,則是上漲的。

                  “青青稞酒近年來的業績,讓人看不懂,其他酒企還有規律可循,但是,青青稞酒卻是波動較大。”上述證券人士人士向《五谷財經》表示。

                  不過,在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看來,青青稞酒業績出現波動是受到了企業高速發展以后的盤整期,屬于正常情況。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對于青青稞酒來說,可謂是不尋常的一年,不僅業績反復修改,高管團隊也出現大幅更迭。

                  據報道,2018年7月,青青稞酒副總經理王君遞交了書面辭職報告;9月,青青稞酒董事會收到職工監事趙鴻錄、董事、總經理王兆三與董事王鴻的書面辭職報告;10月16日,陳立山申請辭去青青稞酒財務總監職務。

                  青青稞酒方面在公告中表示,離職理由“清一色”都是“個人原因”,但資本市場和酒業人士卻不這樣認為。

                  蔡學飛就對媒體直言,青青稞酒高管離職其實伴隨著近年來中國擠壓式增長與區域酒企業績壓力增大有關。

                  另外,盡管在2018年業績快報中,青青稞酒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但是,與其他龍頭酒企業績保持雙位數增長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青青稞酒業績不佳與其整個區位的劣勢相關,這使其在整個全國化運營中面臨很大阻礙,這種阻礙也使其在白酒上市公司中業績表現不理想,“青青稞酒應加強團隊的協作、掌控全國資源、耕耘開拓全國渠道。這將是青青稞酒未來發展的重點,也是青青稞酒的未來中長期戰略。”

                    關鍵詞:青青稞酒 年報  來源:五谷財經  五谷君
                    商業信息
                    巴黎岛彩票